余村和明

我见过遥远的海。

【DS】Swinging me all of your line

配对 - Dean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分级 - NC-17

简要 - 关于Dean回应他的弟弟的那些事

备注 - 有时间线变化


正文:

上帝将“Sam的兄长”的标签赋予Dean的同时,也同样的将保护比自己年幼四岁的弟弟的观念植入他的记忆和灵魂深处。关于弟弟的保护者的认知感就自然而然出现了。但自他的弟弟来到世界的那一刻起,更多时间里他是以一个应答者的身份待在他身边。

人类的怀疑早已是常态中的一种,可即使怀疑源自最初的本能,却也只存在于他们有所觉察的时候。Dean未曾想到要从应答者的角度审视自己,甚至未曾考虑过接近这个答案的一分一毫,所以他未曾心生怀疑。有些时候里他想,复杂的事情会使人晕头转向,简单的规律可能也并非坏事——自然地开始,然后结束,接而再开始。

 

 

Dean踮着脚,站在搬来的小凳子上,手肘长时间撑在将Sam围在其中的木头制成的小小防护垒上开始有些发麻。他年幼的弟弟躺在柔软的摇床中央,朝他弯弯嘴角,发出咯咯的声音,两只小手在空中一挥一挥地拍着。一半的他认为那很傻,因为Sam 还没有长出牙齿(或许有,但那些乳牙在Sam笑的时候根本看不见),他总能找到很多的理由觉得他的弟弟傻,那些理由比他怎么数也数不尽的夜空中的星星还要多,一半的他感到一股暖意从心底冒出,因为在大人们忙活着自己的事时,他总能从Sam那儿偷来像月牙一般的笑,然后占为己有。

他伸出手学着他的弟弟的样子在空气中摇晃,露出和Sam一样的他认为很傻的笑,而Sam的手似乎拍得比之前更用力了。没过一会儿,Sam的笑容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看上去有些气鼓鼓的脸。

于是他焦急地想查看Sam的状况,才要伸向被子的手却被两只更小的手抓了正着。他怔地停了下来——Sam把他的手拉到脸旁,张开原本嘟起的嘴,把他的拇指含进口中。Sam似乎花尽了全部的力气拽着他的袖子。在确保他的手不会逃开之后,几秒钟前的笑容再次出现在Sam的小脸上。

他叹了一口气,“我的Sammy,我会一直在这里。”在你的身边。他说话的时候声音轻而显得小心翼翼。似乎是担心稍不注意他的承诺就会长出翅膀飞走,他又补充道,“用你的笑容作担保,这可是我很宝贝的东西。”

 

父亲将他的两个儿子留在汽车旅馆里——这在母亲死后变成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情。

旅馆的被子在翻洗多次后已经些许老旧,被单外层在起毛后摸起来有着别样的不适。他和Sam 一起待在旅馆里足够久了,久到Sam睡去了,小小的毛绒脑袋紧贴他的肩膀,天空不知何时撒下了颗粒大小的雪。他关上电视,检查了门锁和盐线,在枕头下放上一把尖利的匕首。然后转向另一张床,将被子稳稳地裹在他弟弟的身上,因为害怕自己冰凉的手和手中粗糙的被子擦红Sam 的脸,更因为害怕惊醒Sam,原本简单的动作此刻如同被拉长的镜头。

Dean弯下身子,尽可能让自己的动作力度小一些,床垫还是因支撑着小小的身子大部分的重量显得略有凹陷。他拨开扒拉在Sam额间的凌乱的头发,然后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浅浅的晚安吻,一如既往。

“De……”他的弟弟醒了,从被子里冒出了半个脑袋,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角。“怎么了,Sammy?”他沿着床边坐下,内心多希望此刻自己的手是暖和的,这样他就能捏捏Sam 的手,相反,他就着Sam的袖子把那钻出被窝的手又给塞了回去。

“我想跟你分享同一张床,可以吗?”Sam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冲出干涩的喉咙并且让它听起来没有那么糟糕。

当然可以,他想。但他同时想起他的相较之前仍没有丝毫变暖,甚至冻僵的手。“我的手很冷,Sammy。”他解释道,他的手或许会不经意间冻着他。

“一起睡,我保证会很快变暖的。”Sam声如蚊蚋,仍然坚持道:“求你,Deano,我保证……”当Sam看向他时,眼神是那么的不可抗拒,那双看起来像是嵌在眼里的两颗漂亮剔透的玻璃珠子的眸子里似乎总是藏了太多希冀,太多恳求,他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等我拿杯水给你,看着你喝下去之后,我想我就会答应你。”这看起来有些绕弯子——一杯水和一个肯定的回答完全沾不上关系,但他们心照不宣。他把杯子塞进Sam手里,后一秒杯子又回到了自己手中。“搞什么,Sam?我们今天最后一点热水正在我手里变冷。”

“我不在乎喝的水是冷的还是热的,我真的不在乎,我只在乎我的哥哥,”Sam嘟囔道,“你担心我的嗓子不舒服,同样的,我在担心你的手是不是一直冷着……”

他感受着玻璃杯里的水残留的一丝余热顷刻间仿若汇聚成了一股暖流,箭似的穿过他的指尖,他的掌心,他的肌肤,深入他的皮肉,他的血管,他的神经,直冲向他的心脏。

“Sammy,”他的血液在血管里变得酸涩,“你说过,我们一起睡我就不会那么冷。所以帮我个忙,乖乖把水喝了,你这个小混蛋根本不懂被子外边有多冷。”

Sam这才意识到些什么,咕噜咕噜将水喝下,给他腾出躺下的空间。他放下杯子,钻进被Sam的体温温暖了的柔软的被子里,冻僵的手开始有了温度。他们离的很近。Sam的脑袋贴上他的颈间,而他能感受到他的弟弟有规律的温热的鼻息。他们的肉体紧紧地撞在一起,如同两块磁石被看不见的线勾连缠绕相互吸引般适合彼此。

他们的身体线条契合得不像话,几乎是依照彼此而生。Dean想,却没有开口,因为这听起来会很奇怪。晚安,Dean。他听到Sam说。

于是他环住了怀里瘦小的身体,用鼻尖轻轻扫过Sam的头发,指腹一点点描摹他背部的骨头形状,温柔地摩挲着。Sam在他怀里微弱地颤抖。就在他意识到他像是取暖般将手放在Sam的背部时,他的弟弟更靠近地往他怀里钻,直到多余的罅隙,甚至空气都快挤尽。

谁也没有从喘息的拥抱中挣脱。

后来有一次,在Dean尚且睡意朦胧时Sam就已经急匆匆跳下床躲进浴室里锁上了门,在这以后,他们不再分享同一张床。是Sam提的主意,说着什么类似“床太小了已经挤不下我们俩”的鬼话。他知道一定有别的原因,可他没有拆穿,摸走枕头下的匕首和枪走向了另一张床重重倒下。多年以后的一个玩笑他才终于得知那晚他的弟弟有了第一个湿梦,却始终没有让Sam松口说出梦中人的名字。

 

Dean被父亲推进狭小的浴室,险些滑倒,“在我和Sam谈完之前你就待在里面。”他知道父亲试图压低声音里的不快,他知道这不会是一次简单的谈话——在Sam迎来青春期后,他们就没有好好地谈过一次,这次绝不会是例外。“可是,Sam……”“没有可是!否则你就给我暂时离开这间屋子!”父亲仅有的一点和气被耗尽了,不容拒绝地打断他想要说的话,“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伴随着“砰”的巨大声响,浴室的门被无情地关上。

现在,他不可能冷静地待在浴室的任何一角。不是不想,是不能。他将耳朵贴上那扇摇晃的门,不知道是过于紧张还是出于心理作用,浴室里的滴水声此刻变得异于平常的扰人思绪,这扇单薄的塑料门似乎在隔音方面突然好的惊人——门外的说话声模糊不清,他希望自己至少能抓到一些关键词。当父亲和Sam的争吵愈演愈烈,当父亲几乎是吼着讲出一句完整的话而Sam毫不退缩时,他束手无策。对话一直持续到房间门被猛地拉开,再被猛地关上的那一刻。屋子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他的耳边只剩下水滴的滴滴答答。他猜测走出去的人是父亲,前几秒内他曾觉得父亲的声音很近。

Dean不确定是不是该走出去,不确定Sam会不会因为看见他而更加心烦。他担忧地叩叩门板:“你还好吗,Sam?”

“我当然该死的好得很!”Sam猛地推开脆弱的门,逼得他不得已向后退了几小步,“我不需要你向爸爸汇报什么多余的事!”

“我很抱歉,Sammy,我……”他伸出手,试图通过触摸熄灭Sam的怒火,还没接触到一毫就被Sam重重拍开。

“为什么你不能闭上你那该死的嘴!哪怕一次也好,可你他妈的就是办不到!现在我得缺席学校的球赛,令全队的人对我失去信心,拜你和你管不住的嘴所赐!”Sam失控地冲他吼着,而他看到的是Sam瞪大的眸子里一个无措的自己。

他的喉咙如同在被尖锐的利器划破后,又火上浇油地用细碎的玻璃渣子填充了伤口,无形的疼痛使他发不出一个音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一个字。他试过,但好像始终有什么东西扼住他的喉咙,让他在开口时就立马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和快餐店的服务员,和加油站的伙计,和所有见过的除了Sam以外的人交换手语,似乎忘却了离了他弟弟在身边他仍能随心所欲说话的事实。这些白驹过隙的日子里,他和Sam,他们几乎没有交流。为数不多的能够用单音节字回应的对话,Dean也一一用点头摇头代替,在Sam的眼前、身后,甚至在电话里。

“上帝啊,Dean,你有多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Sam醒悟地说,留给他的只有电话里嗞嗞的电流声和轻微的鼻息扑洒在话筒上的声音。

你不能在要求我闭嘴的同时又要求我说些什么,Sammy,你知道你这样太过分了。Dean坐在Impala里,手指流连过包裹在方向盘紧实的皮革,缓慢地摩擦着上面一条条浅显的花纹。他一边安静聆听,一边摇下车窗,熄了指间即将燃尽的烟头的点点火星,不知是由何而起的窒息感才算离他而去。想知道比这更过分的吗?你总是这样,难伺候的小鬼。

“关于学校的那件事……你知道我说的是气话,我很抱歉……”Sam的话语带上了一丝哭腔,开始有些气息不平的抽噎着说道,“你听得到我,你知道我为我说过的话道歉了……Dean,求你……”

是的,你道歉了,所以现在停下这哭泣鬼的举动。Dean叹了口气想。

“我道歉了,你这个混蛋……如果你、如果你再不开口……”而Sam的语速却愈来愈快, 喘息声也愈来愈急。“该死的,你再不说一句话……我发誓我不——”

“呼吸,Sammy,放轻松深呼吸,”Dean按下了免提,将手机放在副驾驶座,重重地踩下油门。“听我的,暂时不要说话。我现在回旅馆找你,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呼吸和等着我。”

(专治河蟹)
一点肉渣

评论
热度(21)

© 余村和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