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村和明

我见过遥远的海。

【Wincest】Rising Sun

配对:Wincest(Dean Winchester & Sam Winchester )

警告:OOC有

备注:以第一人称的Sam视角进行叙事,一个简单的日常,和微博上放出的稍微有些不同


正文:

       我埋头于一大叠资料,他拎着他的早餐和我的沙拉从外面回到旅馆。在我视线以内的范围里做他认为这个时间点该做的事,享受他的早餐。我看向他,要求他和我一起翻找有用的信息,他拿着该死的汉堡,使劲往嘴里塞,直到两颊鼓起,咀嚼着说些含糊不清的单词,我想他大概在说他拒绝。

       “Dean,”我说,“你真该适当吃些蔬菜沙拉一类的清淡的食物,而不是你手里那些没营养的汉堡。”我又发表我的见解,这几乎每次都能得到他的白眼。在他眼里,我的观点似乎只有我一人同意。于是他不时会嘲笑我“独特”的想法,接着继续专心于他自认为美味的汉堡。

       不同的人在思考上也是相异的。因此我和他在对待一些事情方面难免有不同的看法,并且经常为此起冲突,我把那当成漫漫旅途中的一个小插曲,是乐趣。

       在我外出前一秒他冲我喊着,让我捎个派给他,等到回程时我已经彻底忘了这件事,两手空空回到旅馆,有时手里也会是些资料。是什么都好,总之不会是热腾腾粘糊糊的苹果派。

       他总是显露出很介意的表情。我知道其实他并不是那么在意。

       开车是件很累的事,但在平时他绝对不允许我碰他的宝贝Impala。况且要在开车的时候集中注意力唱歌我想应该更累,可他乐于此。有大部分时间里,我和他都住在汽车旅馆里,所以这次也不例外。他照例把他心爱的车子停在楼下。像往常那样,在打开房门的几秒钟里,他快速把房间的每处检查一遍后安心地躺到床上,同我聊这次要办的案子,或者一些有的没的事。这种情况下通常我不会费心思去想要怎么接他的话茬。他很累,好几次没等我回答上就睡着了。

       “晚安。”我说,而他总在我说完之后很久才轻轻发出一个鼻音。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能听得到。最好别,否则他会从床上跳起来笑我像个女孩。

       这次又到我外出查资料。旅馆的位置很偏。等我从图书馆返回时,我迷路了。四周是荒废的建筑。

       我听到废弃的楼里传来声响,一股脑就往楼里冲,身体的行动比大脑的思考要快得多,同时也不忘掏出手机给他留言。越往深处走,里面的气味越发潮湿,还有些许不该有的恶臭。我捏住了鼻子。随后我被袭击了,眼前一黑倒在了楼里。

       当我醒来,我正躺在旅馆的床上。刺眼的日光穿透那层薄薄的窗帘爬进里屋来,令我近乎睁不开眼。他不在隔壁床上。他坐在椅子上专心地查案子,纸质资料平摊开,小小的圆桌被彻底盖住,他手里拿着的叉子,把鲜菜在沙拉里来回翻动几下往便嘴里送。如果我能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我想我的下巴一定快要掉到地上了。

       “Dean,你什么时候开始吃蔬菜了?”我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地问他。他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却没有回答我。

       一成不变的生活有了变化,自他的饮食上发生的改变。我想着这大概算不上什么坏事,因此我才没能立刻警觉起来。要知道,很早以前我就希望他舍弃那些可能引起高血压的油腻的食物。

       他变得急于寻求案子的进展,坐在我的对面,拿着书籍、印刷纸等各种纸质材料催我和他一块儿找线索,一边用手指着有用的信息,一边和我讲他自己的分析。我也找出我认为关键的点。但在我手指稍不小心碰到他的手那一瞬,他很快就将它抽走,似乎表现得很尴尬,过了半晌才重新和我分析。我心不在焉,觉得呼吸也变得需要小心起来。我时不时注意他神情上的变化,看不出丝毫的异常。

       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眸里有遮盖不住的火焰般的炽热。我只是对此感到无所适从。

       案子解决得很快,因为不是他按照以往的风格解决的——他的枪直对着被附身的人,我试着去阻止即将发生的事,但他仍毫无顾虑地扳动扳机。任凭我说什么都不能够激起他的注意,这很反常。他的眼里有光,我很肯定那不是因我的一言一行。更像是为了他自己亮起的。

       他终于不再看向我。

       我和他在回旅馆的路上吵了起来。我怒狠狠看向他。起初他会认真接起我的话,像是因为能够感受到我的怒气,到最后逐渐敷衍起来。

       在那之后,他接下的案子他自己搞定,连行动都和我是分开进行的。这给了我充足的时间去调查他。

       我打翻了手中的果汁,那一刻我想到了变形怪。我和他以前解决过的,那个会变成各种人的样子的丑陋的怪物。

       一系列的不对劲令我焦急,于是我决定在短时间内了解了他。

       他又一个人外出了。而我拿好枪藏在门后。当他推门而入,我已然站在他身后,银子弹径直朝他心脏的位置射去。鲜血从子弹射进去的区域止不住的往外流,染红了他身上的衬衫。

       只剩一具尸体。没有肮脏的外皮脱落的尸体。我蹲在冰冷的尸体旁,试图平复波动的情绪。

       “他不是Dean,我不需要这么担心,我该去寻找真正的Dean。”我无数遍这么告诉自己,却依旧感到不安。

       夜晚总是适合做这一行的人行动,黑暗的环境能够很好地避人耳目,省去很多的麻烦。我在荒野的十字路口中间,将盒子深深埋进石块底下。

       “Sam Winchester。”恶魔轻声念着我的名字,我应声转头,“难道你哥这么放任你来和我打交道?”

       “我只想来问你一个问题,而你只需要老实地回答我。”

       “那得看我知不知道了,但你怎么肯定我会告诉你?”她跟在我身后,看起来很有把握。

       “否则你哪都去不了。”我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困魔圈。

       “这可不是交谈的好方式。”

       “我说过,你只需要回答我,Dean在哪。”我努力平息我此刻急促的呼吸。

       被你亲手送下地狱了。她说。

       一切仿佛在一瞬之间坍塌。

 

       尸体被我埋在一处安静的土地下,这之后我又在旅馆里躺了几天,才着手查起新的案子,为的是不去想关于他的整件事。但我错了,物极必反。

       我似乎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在车上,用喊的方式唱着他所谓的歌。可当我转头看向副驾驶,什么也不存在。左边行驶来的车子向我鸣喇叭,将我失了神的灵魂牵回身体。好几次在开车途中差点出了车祸。

       我想起他让我带的苹果派。但当我提着热腾腾的苹果派回到旅馆,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他不在这儿。我不知道真的他会在哪。

       我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声响。是水在喉间咕噜咕噜几下发出来的,那听起来的确像是他会做的事。曾令我感到不适的声音,变得让我怀念起来。我急切地推开卫生间的门,里面却是空荡荡的。镜子里是我惊慌失措的脸。

 

       “如果这是梦,那么我想从这里醒过来。”我终于朝自己举起枪,被我用来杀死他的枪现在正指着我的太阳穴。我也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尽管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醒过来。

 

       “Sam!”我能够清楚地听到有人在喊我,还有一双温暖的手扒在我的脸上。我的眼皮子打着架,好久才撑开,而这刚好对上他着急的脸。我的双手被绳子捆住悬吊着,使不上力,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被怪物抓到。不过我刚已经解决掉他了,”他的眼神示意我,他身后倒下的就是他口中的怪物,“你睡了很久,我怎么叫你都不醒。”

       他用小刀帮我割断了粗重的麻绳,在我缓过来后。

 

       紧接着我给了他一个厚实的拥抱,而被我拥着的他是真实的。

       像刚升起的太阳。像清晨里透过薄雾向我投来的一缕阳光。


       -TBC-


评论(2)
热度(13)

© 余村和明 | Powered by LOFTER